歡迎訪問:河北省浙江商會網!

福彩3d字图谜总汇牛彩网:双色球牛彩网字谜图谜

双色球牛彩网字谜图谜 www.hyoism.com.cn 熱線電話 0311-89619922

首頁 > 浙商投資

浙商投資

售價與成本“追尾” 絲綢浙商謀變

發布時間:2017-08-31     閱讀量:

摘要: 售價與成本“追尾” 絲綢浙商謀變 作者: 徐秀雰 時間:2011年08月17日 信息來源:浙江在線-

售價與成本“追尾” 絲綢浙商謀變
作者: 徐秀雰 時間:2011年08月17日 信息來源:浙江在線-今日早報
    “半個月前,溫州動車追尾,我們都很悲痛。但是絲綢行業的銷售價格和原料成本價格老早就追尾了。”近日,絲綢之路集團董事長凌蘭芳接受采訪時向本報記者感嘆。
    “下游沒有訂單,上游成本推高。”這樣的困局對于大多數浙江絲綢企業來說,已經見怪不怪。杭州市絲綢行業協會的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說,全球絲綢原料的80%來自中國,浙江的絲綢出口量雖占全國第一,但這并不代表浙江的絲綢企業擁有絕對的話語權和主動權。
    “2008年最低谷時,生絲的價格是每噸14萬元左右,今年上半年最高時漲到43萬元每噸。”杭州市絲綢行業協會為記者提供了近5年的生絲價格數據,漲幅最大時達到3倍多。
    “相比較,今年形勢是最差的,成本價與銷售價幾乎倒掛。”這樣的價格“追尾”困局,浙江的絲綢行業又該如何破解?
    困局
    從繭商到絲商,都為價格擔驚受怕
    湖州,歷來盛產絲綢和湖筆。屹立在湖州市中心橋頭的幾頭駱駝雕像依然翹首向西。這里是絲綢之路的起點,原本是家家戶戶聞機杼聲,如今仍處于正常運轉的絲綢廠卻已屈指可數。
    “兩年前大約有36家絲綢廠,去年剩下21家,到了今年只有11家企業,其中真正能正常運轉的只有3-4家吧。”凌蘭芳流露出些許惋惜。他告訴記者,這些絲綢廠都沒有自己的品牌,給別人做代加工,今年價格形勢不好,只要不虧本就趕緊出手了。
    “即使現在的生絲價格已經下來了,但綢廠沒有訂單,形勢仍然不好。”淳安繭絲綢公司是一家專銷蠶繭的企業,總經理許先生向記者透露,下游企業正遇到一年當中“最寒冷的季節”。生絲價格從年初的41萬元,到現在的35萬元每噸,去年年底則是20幾萬元一噸,價格起伏非常大。老外看到這么跌宕起伏的價格走勢,無法預測接下來的價格,不太敢跟中國人下單。”他說,“另一方面,7月份到9月份又是歐美國家的暑假,訂單越發少了。”
    許先生透露,按照春繭價格2600元左右一擔計算,制造1噸絲,蠶繭成本大約需要36萬元。如按目前的生絲收購價格,一家絲綢企業每制造一噸絲,就要虧本3萬至4萬元。
    “雖然夏繭價格下跌了,便宜1000元一擔,但浙江大部分絲綢企業用的都是春繭,下半年處于虧本狀態的絲綢企業將不在少數。”
    “蠶繭價格上漲是因為養蠶的人少了,繭農的人工成本高,一旦蠶繭跌價,受傷的就是繭農。”他表示,從繭商到絲商,無論誰都是擔驚受怕的。
    今年絲綢行業是“水深火熱”、“大浪淘沙”
    “A類(較好的生絲品種)的白廠絲,前段時間漲到了40多萬元一噸,最近是35萬元一噸。如今的鮮繭價格是每擔2500元,根據庫存的蠶繭,繅絲企業至少賣到39萬元一噸才能保本。”杭州市經委紡織處的負責人說,今年的絲綢行業可以用“水深火熱”來形容。
    “蠶繭公司目前是微虧狀態,而杭州的20來家繅絲企業則是幾乎全面虧損。”根據工商統計,杭州目前有200多家規模以上的絲綢企業??梢仕娜兆庸米倘?,記者采訪的大多數企業都表示搖頭。
    “小企業融資難,產業鏈短,對抗高成本的能力較弱,很多中小企業就以倒閉和停產為代價。”記者采訪了杭州三墩和余杭兩家1000萬元生產規模的絲綢廠,這兩家工廠目前有一半的機器處于停工狀態,“來多少單子就開工多少”。記者發現,這些企業的生產方式很被動,對市場預期不太敏感。
    “這樣的企業很容易被大起大落的成本價格給徹底套牢。”不過,杭州市經委紡織處的負責人認為,在這樣一波又一波的巨浪中,也有企業能夠“大浪淘沙”,倒逼其尋找新的路子。
    謀變
    建絲綢體驗館,做絲綢交易市場
    “如何把不掙錢的行業做成掙錢的?”凌蘭芳說,除了思考絲綢的技術革新外,如何把品牌推向市場,一直是他苦苦探索的。
    記者發現,絲綢產品的范圍已遠不止是幾十元的絲巾、幾百元的真絲睡衣,在杭州大廈等商場,動輒上萬的真絲床品和禮服并不鮮見。
    一些絲綢企業正通過高端的絲綢產品實現利潤增長,“比如我們的歡紗家紡,一套真絲床品價格不下2萬元,但消費者認為物有所值。現在的高端絲綢產品銷售額每年翻倍,制造業利潤薄,就從品牌附加值尋找空間。”凌蘭芳說,如何將一只兩元錢的“燒餅”做成一只200元的“蛋糕”,創意和技術是關鍵。
    在湖州市的太湖路上,凌蘭芳正在布局一個絲綢體驗館。“企業要有突破,必須告別低端絲綢、貼牌絲綢、過剩絲綢。所以我們正在把絲綢產品變成一種服務。”在他的計劃中,這個面積將超過3000平方米的體驗館,由設計師把絲綢產品搭配在各個風格的居室中,布置效果消費者一目了然,由此窗簾、床品、桌旗等等,可以在場景中做出購買選擇,“購買的高端床品,我們還會提供免費清洗的服務。”
    絲綢之路是湖州地區絲綢行業的龍頭企業,對于中小絲綢企業面臨的融資難,成本高等困境,作為過來人的凌蘭芳早就深有體會。“建立一個大型的絲綢交易市場,這是我思考多年的。”凌蘭芳表示,該交易市場將具備產品展示、質量檢測、物流集散、生產服務和融資服務等功能。“為了讓中小綢廠有更多的周轉資金,只要有產品放進展示中心,即使沒有賣出去,也先支付企業40%的貨款。”
    他透露,這一交易中心目前正在認證過程中。
    在廠區做工業旅游,讓老外為設計埋單
    和凌蘭芳有著同樣心情的達利國際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林平,是又一位尋求突破傳統的創新者。
    一個月前,“絲綢世界主題公園”在他的廠區中誕生,定位為“文化園林+博覽館+工廠旅游+生態農業+休閑購物”的全新模式。
    “這個旅游項目目前是免門票的,但光是人們在廠區中消費的絲綢產品,每天就有5萬至10萬元的收入。”林平說,建立這個絲綢工業旅游園區的靈感來自于德國發達的工業旅游。“絲綢是浙江的特色,來浙江就該體驗下絲綢工業的深厚文化。”
    在林平看來,一切和絲綢有關的產品都具備附加值,“比如工業旅游園區中的小吃桑葉雞,你是不是會去嘗一嘗?”
    為了在絲綢的世界貿易中,掌握話語權,林平在絲綢產品的開發上下足了功夫,“不能停留在做老外的OEM(來料加工),而要做ODM(設計加工)。”林平告訴記者,目前企業的訂單都是老外向企業的設計埋單,“這樣價格優勢才能掌握在我們手上”。
    林平的企業擁有200多人的設計團隊。創立初期,他從意大利請了一位著名設計師為這個團隊指導三年,直到團隊成熟。此外,他還在美國的洛杉磯等地建立了設計站。“現在網絡這么發達,我就在國際時尚城市設辦公室,在當地招設計師,這樣通過網絡就可以將設計作品發到中國,再由中國的工廠生產。”
    林平說,要將中國的絲綢走向國際,就要有全球化的思維。